知识分子们的生意,要换卖的方式了
2016-12-26 12:39:39
  • 0
  • 2
  • 7
  • 0

本文是2016年12月18日, 我在第三届读书会发展论坛的发言致辞!

 

      李国盛:大家好!今年又在这里相聚,很温暖。

    在今天,做阅读推广的人都很厉害,做读书会推广的就更厉害。因为我们现在每天翻阅微信次数远远多于我们翻书的次数。

    不是大家不爱学习了,而是因为传统的知识循环体系,在新的环境中遇到挑战。

   几千年中,我们的知识循环体系没什么大变化。知识的生产者与传播者是作为知识供应商,出版社和学校作为渠道商,而终端消费者付费购买服务。

   这个商业体系里面,知识的供应商激励方式有问题。在过去,一个供应商如果有一个原创性的思想,不管能用一百字说清楚,还是一千字说清楚。大家普遍一个想法是怎么能把它变成十万字,只有这样才能卖的收益更大。

    老师也同样如此,十分钟讲清楚的事情,很多老师想能不能注水到十小时慢慢讲?这样课时费才能卖到最大。这个情况过去没有互联网时代还能运行,因为消费者没的选择,大家只能忍。

   当互联网出现之后,尤其现在移动互联网的迅速普及,传统的知识循环体系开始有新的竞争出现。有需求就有供给,而且在新工具的有力保障情况下。


   比如说罗辑思维,就是一个新的知识供应商的模式。而且他们2016年一个新的进化就是,努力把自己变成平台。从京东模式的自己直营知识供应商,变成天猫模式。引入一批知识供应商共享用户红利。

   不管现在他们多么简单,但是不要忘记他们会进化。就像第一辆汽车出现以后,马车车夫觉得它不如自己跑的快。

  罗辑思维这样的平台,下一步肯定要对知识进行结构化,因为现在已经有能启动的资本。现在这种随机、零散、以供定销的初级模式,将进一步升级为系统性的提炼过去被严重注水的知识存量,并在新的激励模式与工具配合下,生产完全崭新的知识产品服务。

   读书会我认为是一种社交式的互助学习,社交与互助是手段,学习才是目的。线下还是线下已经不是关键,关键是学习的效率。如果集体的学习模式还不如个体学习效率,那读书会存在的意义就值得商榷。

    集体的社交与互助学习效率,关键是两条,一个是能否找到对的人,第二是能否用对的机制把对群体最高效率的智慧整合共享。

   最近我看到一个组织叫“四番”,是一个微信群,且只有40人。但每个人都是精挑细选,每个人都是各个行业里面比较厉害的。不是说名气多大,而是见识、智慧和独立思考能力都是一流的。再加上有严格的群规,激励每个人努力榨干自己的见识与智慧与其他人共享,否则可能失去这个集体高效学习的机会。

   智慧与见识共享,比简单的阅读共享,学习效率要提高几个纬度。所以找到对的人很关键,再加上对的相互共享激励机制。把大家的智慧组织起来,重新生长与共享。


    期待这次大会圆满成功,谢谢!

 


 

 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